數據顯示,2015年公有云市場規模為870億美元,預計2017年底,全球的公有云市場將達到1460億美元的規模,云計算的盤子也不只局限在當前,權威機構預計,到2020年,全球云計算市場規模將達到3900億美元。在如此巨大的市場蛋糕面前,國內外云服務商無不想從中分得一杯羹,也就是直接導致了市場競爭的白熱化。從幾年前開始,關于云計算的大多數頭條新聞一直被“降價”這個主題牢牢霸占。云計算行業的價格戰可謂是打的如火如荼,硝煙四起,以AWS、微軟為代表的國外云服務商,到BAT旗下的云服務商,再到小鳥云計算為代表的云計算行業的后起之秀,均采取過大力度的價格戰略。

1

價格戰不是人人都能打得起

巨大的投入與消耗,面臨虧損的壓力只有領跑帶路者才能夠負擔得起。在云計算行業的價格戰中,能存活到今天的企業絕非偶然,無論從資金的實力以及技術研發能力亦或是運營層面的功力,都要領跑行業,這是一個剩者為王的時代。

價格戰是市場經濟的必然產物,是市場營銷的重要組成部分。價格戰可以使消費者直接得益,迅速促進云計算市場擴容,提高社會購買力和擴大內需。價格戰可以淘汰一批劣質云服務產品生產商及謀求短期利益者,制止重復投資,使云計算行業資源得到合理的整合與利用。

可以理解的是,在中小企業和創業者方面,由于需求不復雜,有的甚至只需要簡單的存儲功能,潛在用戶都會自行考慮使用哪家云計算,因此,常規推廣和價格誘惑就能滿足這部分需求,雖然降價一波接一波,但參與者卻不以為然。

4

也有人說價格戰本身就是違背市場規律的,價格戰的本質就是當某一種商品的市場過于飽和的時候,通過低價策略阻止新的商家進入并且使得實力不濟的商家退出,來達到一種新的平衡。但公有云市場價格戰所帶來的弊端日益顯現。價格戰以犧牲利潤為代價來獲取營業額的增長的方式,對于云計算企業無異于飲鴆止渴、竭澤而漁。

如果企業長期搞低價銷售,那么利潤會減少,相應會減少在研發、技改、營銷、管理等領域的投入,致使發展后勁不足。而發展后勁不足又會反過來進一步影響企業的經營業績,使得企業陷入惡性循環的泥淖,導致部分服務商入不敷出,降低配置,以次充好,甚至一度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不少正規的公有云服務商想要在價格戰中生存,不得不面對部分同行用低價低質產品占領市場所帶來的的影響,勢必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以確保產品的質量。

縱觀所有行業

在短期內,價格戰能夠幫助企業消化庫存,緩解資金壓力,但是從長遠來看,由于市場的供求關系是不確定的,供過于求的現象也是周期性的發生,如果每次都是以價格戰的方式來解決眼前的問題,會大大減少企業的創新意識,減少企業的積極性,從而導致企業,甚至是國民經濟的病態發展。,發展初期都要經歷價格戰的洗禮。

例如很多在上世紀80年代紅極一時的彩電企業就是因此而被迫收縮乃至退出市場。頻繁降價對于品牌形象的破壞十分巨大——對單個企業如此,對整個行業亦然。一個企業經常將降低價格作為打開市場的手段是不明智的,如市場上的電子類消費品,隔三岔五地降低價格,會讓早期購買的消費者有上當的感覺。價格戰雖然對消費產生了巨大的刺激,但其負作用十分明顯,畢竟沒人愿做賠本的生意,如果商家搞價格大戰,極有可能以犧牲產品和服務質量作為代價,在公有云行業也是同理。

2

未來的公有云市場,價格戰注定會成為歷史,而服務和產品質量所支撐的企業品牌公信力會越來越被服務商所重視,會被用戶所重視。調價可以讓更多客戶便宜地獲得云計算服務,降低運營成本,進而吸引更多人使用云、信賴云,推動云計算產業的良性競爭與快速發展。

神州云的公有云為了能有更好的發展,在保證不被市場淘汰的前提下,不斷增強自身研發能力來推動產品的更新迭代,以滿足用戶多元化的業務需求,神州云稱:“質量”才是最終制勝行業的法寶